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人港湾

教育工作室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箫一剑走江湖,千古情愁酒一壶。 双脚踏遍尘世路,以天为盖地为庐。 书法店铺:http://shop103309342.taobao.com/?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最后的“武士”  

2006-11-19 14:22:51|  分类: 原创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 (一篇曾经想写而又半途而废的小说,仅是小说)

在南方的城市里,总是面对着更多的诱惑,平静的心总会浮躁起来,是的,我绝对认为自己是那种比较稳重的男人,可是,我来南方不到半年我便变的很浮躁,象牙塔里的熏陶一天天的褪去,我开始想爱情,我开始想钱,我开始变的更加的孤独,平静的心里有时象有双毛茸茸的爪子在来来回回的游走。我工作的相当出色,这在很大程度上填补了我深层的孤独,也使我很少感到空虚。但这个世界总是有太多的诱惑,我发现我只是个俗人,俗的掉渣的人,有时也会骂自己不争气,但最终因为是俗人的缘故,无法免俗,在这种矛盾斗争中,我的素养有时也会占上风,但遇到了一些事情后,它便羞于见我似的一天一天的远去。

我是那种清高的男人,也不是我帅,我长的一般,但绝对不丑,我觉得很多很多的人都比我要帅,但我却不愿做那个人,说到底我还是觉得自己最好,这大概是自恋吧。上网聊天时遇到的女孩子大多会说我自恋,我总会说,自恋的人总是有值得自恋的地方,现在我才觉得我还有些自负。怪不得我的初恋女友(不知她是否这样认为)和我分手5年后的一天还一再要求我听刀螂的《冲动的惩罚》,我当时没找到,便说有话就说吧(这话说的好不敬,因为下句就是“有屁快放”,反正我豁出去了,现在还怕啥呀,或者说我是有意的在伤害她,从这种残忍里寻求卑鄙的复仇的快乐),歌就免了,我知道她是那种很含蓄的女孩子,但我已经没足够的耐心让她含蓄了——我的耐心已经全部给了她,剩下的已经不属于她。她沉默了一会问我: 歌词里面有一句说,在你的内心里,是怎么对待感情,直到现在你一直都没有对我提起. 我说早提到过了,很认真。说这话的时候我很生气的,这证明我确实是很认真很认真的,在那时我还不知什么叫俗,简直纯的要命。但是她却说我觉得你最喜欢的人是你自己,虽然我说你这样说我很委屈很伤心,可她仍坚持说她也说不清,但是一直有这种感觉,而且我猜这也是她没选择我的重要原因之一。我是最信她的,虽然我很不愿意信,虽然她的地位也不像以前那样,可是这还是让我对自己怀疑了。说了这么多其实还是为了论证我的自恋,你也许觉得可笑,为什么要说这些,我也不知道,我只是想说,怀着愤怒。

由于我的清高,或许还有些曾经沧海的缘故,我和女孩的距离保持的很远,作为普通朋友我可以和他们很近,或者我不把她们当女孩子时我和它们很近,但是一觉得有异样,我便会警戒的跳开,我不知何以如此敏感,绝对可以超越女人的直觉,在男女关系上我觉得我很聪明,其实很简单,装傻就行了,没有比这更高明的了,我装的太象了,以至于到了憨的地步,于是有女友喊我呆子,有女友喊我木头,有女友喊我傻瓜,我一副很委屈的样子,心里却洋洋得意。后来她们则直白的说我的智商这么高,(肯定有恭维的成分,你千万别全信啊)情商怎么这么低,其实是她们搞错了,情商哪是那么狭隘的概念呀,我的人缘可是出奇的好,可是我懒得辩论,辩论了就不像了,就不能叫高明了。这么多以来我只有一次失误,那是我认识的一位相对大大咧咧的女孩,我当时这样认为。她喜欢掐我的胳膊,她喜欢用笔在我的手臂上一道一道的划来划去,而且有一次她还说她第一次见我时还有点怕我,怕我的人怎么会喜欢我,所以我从来没有过怀疑。我经常反击,当然她联合了更多的女孩进攻我,我失败的更惨。她还经常说我的手没洗,要不然昨天的笔迹怎么还没掉,我当然洗了,只是随便的划拉两下,以节省时间,却不是为学习,是为了难得的睡眠,她还经常说我的衣服怎么这样穿,然后给我种种建议,还嘲笑我衣服不干净,其实因为她的嘲弄,我几乎每天洗一次,怎奈怎么洗也洗不干净,而她的总是那么干净。对嘲笑我的人我是没有戒备的,而且她又不怎么漂亮,可是毕业时她给我留了电话,我敢说我真的很感动,因为那是女孩子第一次给我留电话,我把她的号码放在电话本的第一页,虽然我一次都没打过,但我却已经把她当作了最好的朋友,朋友,记住了是朋友。我和她失去了联系,3年后她胡乱的记了一封信,这封地址不详的信竟然经几个朋友的手奇迹般的转到了我的手中,我只是庆幸自己的人缘好,朋友遍天下,她可不这么想,估计她是想我们有缘,女人总是相信这玩意,先骗了自己,再试图骗对方,我这么说也不是全无根据,因为这次后又失去联系,她竟能再次奇迹般的找到我,并且告诉我她暗恋了我5年了,你一定想我当时的嘴巴张的很大很大,事实却不是这样,我一点都不吃惊,我觉得她在开玩笑,我觉得她太幽默了,我感到很好笑很好笑,然后觉得为保险起见该装傻什么的,但很快我就不笑了也无法装傻了,因为她在流泪,我立刻觉得我要逃走了,我终于逃走了,但我现在也想不起我是怎么逃的了,但我敢肯定:当时我一定很狼狈!那一次我败的如此惨,今生再也不会有第二次了,我可以自负的向您保证。又说了这么多,想说明什么呢?我也不大清楚。哦,我是说,到现在为止,我只对一个女孩子动过情,但是我没能成功,之后我再也没有动过情,甚至连逢场作戏都没有,当然有时也会有一两次的言辞挑逗,但绝对是适可而止。我很爱惜自己的处男之身,你可别笑,你也别不信,我这么大年龄的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处男,你别说我这样的好男人快绝种了,你也别怀疑我有精神病,我的敏感都会让我不舒服。我有一个梦,很小的时侯就有了,就是我只爱一个人,长大一点时,发展为我只和我爱的人睡觉,在大一点发展为第一次一定要给我最爱的人,但没能实现,恐怕再也不能实现,等我发现我落伍的时候,我发现献出自己的第一次竟是那么的难,有了第一次,以后大概象吃饭一样习惯,可我偏偏迈不出这一步,每次我对某人有这种想法,我总是拿她和自己爱的那位比较,所以总是没有迈过这一关的兴趣。我想我是病了,而且病的不轻,亦或者还是清高的缘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